News新聞中心

牛津媽媽/滬上名校長雷冬冬:為什么中國家庭逃不出“雞血”?

發布時間:2021-10-11 14:40

雙減之下,"家庭教育"前所未有地重回視線。

 

從宏觀看,家長如何理解層出不窮的教育新政策?從微觀看,家長是否要"自雞"?如何安排周末孩子的生活和學習?如何更好和新一代孩子溝通?

 

這些都是新時代下帶給"家庭教育"的新命題。

 

2021年10-12月,"爸爸真棒"順應家長的需求,聯合北上廣深大咖校長、教育專家、過來人家長等,重磅推出"第一屆真棒家庭教育節",共同探討"家庭教育"中家長最關心的問題,一起看透教育本質,抱團取暖。

 

今天,我們發布的是"大咖校長"訪談的第一篇,滬上傳奇女校長雷冬冬來和我們深入談談"雞血"那些事。

 

在上海A Level學校的江湖中,有一所學校不得不提——

 

它是上海灘的牛劍名校,從2013年首屆學生3個牛津引爆家長圈,再到截止最新2021年申請季,這所學校9年來一共走出46個牛津,13個劍橋,還有近五百位G5學生。

 

但另一方面,它更是因“雞血”二字名聲在外,還比如嚴格到手機使用時間的管理制度,可以說是相對“體制內”的國際化高中。

 

不賣關子,它就是魔都大名鼎鼎的A Level高中,被譽為“牛劍收割機”的上海光華學院劍橋國際中心(光華劍橋),當然,光華劍橋的火爆背后還有一位不得不提的傳奇校長雷冬冬。

 

早在2005年,出于對A Level課程的興趣,雷校長離開高校,來到上師大劍橋國際中心(現領科教育)擔任教務長,沒想到首屆畢業生就出了“3個劍橋,2個牛津”,在上海灘一炮而紅,后來她一手創辦光華劍橋,將一屆又一屆學生送進牛津、劍橋大學等世界名校。

 

再加上雷校長自己是早年留英數學博士,女兒也畢業于牛津大學,學生和家長們會更親切地稱她為“雷博士”、“Dr 雷”,或者是“牛津媽媽”。

 

上海光華學院劍橋國際中心(光華劍橋)校長,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碩士,英國哈德斯菲爾德大學應用數學博士

 

可以說,雷校長見證了上海灘國際化教育在高中階段的萌芽、興起和逐漸走向成熟,更是親歷了過去可謂狂熱的出國留學潮,到由于一場疫情的大剎車,再到今日的重新復蘇,對于國際化教育非常有發言權,我們的討論,從越來越“雞血”的雙語學校開始。

 

可沒想到,雷校長快人快語:我認為“雞血”是對的,我在給我孫女選學校的時候,一定會選擇相對“雞血”的學校。

 

*為方便閱讀,下文以第一人稱表述

 

#01為什么在中國就一定得“雞血”?


中國是一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的國家,是不可能靠資源來養活國民的,也就是說中國人民的幸福生活是需要我們去用雙手去創造的。中國不是一個高福利的社會,而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沒有人可以躺平度過一生。

 

那我們的教育,就需要讓孩子們知道,勤勞,奮斗是我們的文化的本色,無論是對待學校里的學習,還是職場上的工作,都應該竭盡全力去努力做好。

 

同時,無論是在中國還是放眼世界,大多數家長心目中的好學校,無疑都是非常重視學術成果,也取得很好升學成績的學校。我自己也認為,成功只有一種定義,那就是對結果負責。

 

讀書是件辛苦的事情, 把學術成績做好,其實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一個能把學術成績抓好的學校,其他方面往往也不會差。

 

因為相比音樂、體育、藝術和社團活動,讀書就顯得沒有那么有趣,需要同學們持續地堅持,不懈地付出,也需要老師們具有較強的專業知識,良好的教學能力,并營造一個積極向上的校園氛圍。

 

另外,我覺得一個人對待生活的態度,也就是對待學習和工作的態度。每個人都會隨著時代的變遷,度過一個跌宕起伏的人生。

 

我希望同學們能養成一個竭盡全力去做好每一件事的習慣,一個人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能成功。

 

而且我也覺得相比其他的“苦”,讀書的苦還真不算是特別的“苦”。一個孩子吃過的苦,也是他們成長所需的營養。缺乏“吃苦”精神的孩子,進入社會后,會有更多的“苦”等著他們去品嘗。

 

當我第一次聽到家長問我“光劍是不是很雞血?”,我也感到很好奇,就問家長,大家為什么覺得光劍很雞血呢?

 

家長們說,光劍每年考試成績那么靚麗,不雞血,可能嗎?

 

然后我就回來問我們的教研組長們,學校是不是很雞血?老師們很詫異地反問,我們雞血嗎?在我們老師看來,學校的各種活動非常豐富,絕大多數同學沒有,也沒有必要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學習上;再有,同學們學的也很開心啊。

 

我們一直以來的追求,就是希望來到光華劍橋的同學能在這里度過一段開心快樂的高中時光,并取得自己最好的成績和升學結果。也就是說,我們追求的不僅是一個愉快、充實的過程,還希望達到一個最好的結果。我想,這可能就是我們所追求的“雞血”教育吧。


 

#02 雞娃”真有用嗎?

 

雞娃的用處非常有限,在初中畢業前可能有用,但到了高中基本就沒啥用了,到了大學乃至進入職場,前期雞娃不僅沒有好處,可能還有一些負面的作用。

 

光劍也對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進行過一些粗略的調查,發現在義務教育階段用力過猛的孩子,通過補習、刷題換來高分的孩子,到了高中后就缺乏后勁,雖然中考成績不錯,但后續表現平平。

 

相反一些入學成績一般,但具有良好學習習慣的同學,到了高中后,自己的優勢越發明顯。

 

在我們辦學10余年時間里,前面幾屆學生,沒有經過補習,活的也比較輕松。

 

那時候的學生反而心理素質好,學習也有后勁。而現在進來的學生,他們及他們的父母似乎在教育中付出了更多,活的也更累,但孩子到高中表現出的是更功利的學習心態,缺乏自主學習的習慣以及較為脆弱的心理素質。

 

我們覺得學習應該是一個自然而然的事情。在任何一個學校,都有成績比較好,一般和較弱的學生。如果做一個統計分析,同一屆學生的成績基本上是呈正態分布的。

 

中國教育的主要矛盾,是80%的家長希望把自己的孩子變成那20%的人。不少家長都希望通過課后的“補習”或“提前學”來提升孩子的成績。

 

一個人補習提升的是分數,而所有人都補習,提高的就是分數線。而教育最殘酷的一個功能,就是用于篩選人,而篩選人就是一個相對的標準。

 

一個殘酷的事實是:無論如何40%的學生上不了高中,無論如何只有不到10%的高中畢業生能進入985和211大學深造。


 

家長們一定需要了解,孩子是生而不同的。從孩子出生那一刻起,Ta所處的年代,甚至Ta的性格,Ta 喜歡什么,擅長什么,都基本確定了。

 

而且如果一個家里有二寶,即便是同性別的二寶,他/她們的性格可能完全不一樣,可謂是家有兩寶,神魂顛倒。也就是說上帝送娃給你的時候,大概率是不按常理出牌的。

 

我看了這么多的家庭,并不一定父母文化層次高,孩子的成績就更好;許多時候漂亮媽生的娃長相一般,漂亮的娃未必來自漂亮的媽。

 

也就是說,做父母能做的就是接受上帝給的這個娃,而這個娃可能是來報恩的,也可能是來討債的。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每個孩子也是不一樣的。

 

我的一個朋友(他們夫妻都是極高智商)告訴我說,當我從心里接受我的孩子就是一個學渣之后,父子關系,母子關系大大改善,家里充滿了幸福和祥和。

 

再談談牛劍的申請

 

今年的牛津和劍橋大學申請即將拉開序幕,光劍每年都有不少同學參加牛津和劍橋大學的面試,也有一些同學成功收到牛劍的錄取通知。這些同學身上的特質大多為:非常熱愛自己所選的專業,較強的自主學習和規劃的能力,面試時良好的心理素質。

 

對于牛劍的申請,我覺得也是一個順其自然的過程。有些時候,父母在大學申請這件事情上特別容易靠自己的想象,低估了牛津、劍橋大學的招生老師的智商。

 

牛津、劍橋大學在招生的時候,他們希望看到學生對自己申請專業的熱情,所取得的成績以及發展的潛力。

 

比如一個申請牛津數學專業的同學,大學對他的歷史甚至是化學成績并沒有那么在意,而且并不是一個學生學習A Level課程越多越好。

 

在學校每年都會發生的事情是:有同學獲得了全A*的預估分,校長,教授推薦信,各種競賽獎項, 但牛劍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給。

 

這其中的邏輯也很簡單:目前特別是疫情之后,分數普遍膨脹,全A*的學生比比皆是,大學為了選拔到符合自己要求的學生,很簡單的做法就是加一個面試前的選拔考試。這個考試考得是孩子日積月累的專業知識和素養以及與生俱來的專業能力。

 

預估分家長和學生可以要求學校寬松地給,但這些靠實力的考試,很容易就把學生的學術能力區分開來。也就是學生通過運氣得來的分數和獎項,都憑實力還回去了。

 

這么些年看到這么多學生的成長,我們覺得:超前學、背景提升、教授推薦信等等功利地去準備牛劍的申請,基本沒用。


 

相反如果你真心熱愛某個專業,你就可以通過書籍閱讀,通過網絡的各種資源,了解更多關于這個領域的知識,培養自己的專業素養,日積月累,不用花太多的錢,一樣可以申請到世界頂尖名校。

 

過來的同學們也告訴我們,參加各種競賽,獲得名次并不重要,但準備的過程,對自己專業素養的提升還是很有用處的。

 

牛劍面試的結果每年也都有特別優秀的學生沒有被錄取,而一些想試試看的同學順利過關。

 

我們老師也分析,難道牛劍的申請有點玄學?太看運氣?后來我們發現,只要是面試,那是一定會有運氣成分,但許多情況,也是看同學們的心態。

 

去年就有一個錄取牛津歷史和經濟專業的孩子,我們是真沒想到他會被錄取。從成績上來看,他不是最優秀的,比他成績好,預估分高的學生多的去了,后來我們邀請孩子自己來分享一下申請的經歷,他一發言,我們就知道牛津錄取他不意外了。為啥不意外呢?

 

這個孩子十分有趣。他一開口說話,就能感受到這孩子太好玩兒了,這個特質在中國孩子身上是很稀缺的。

 

他的心態非常棒。他知道自己就是普通學生,能夠拿到面試已經很開心了,而且即使兩場網絡面試都出現了技術故障,他就說“反正面試官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他,就盲聊?!?/p>

 

而面試官可能覺得這孩子遇到了這么多挑戰,心態還能這么好,真是不一般,就給錄取了。

 

但相比我們很多超級牛娃呢,一碰到比較刁鉆的考官就容易心態不穩,更加緊張了,沒能表現出他最好的狀態,也就可能與牛劍失之交臂了。

 

雖然光劍在外以“雞血”著稱,我自己倒是一位很佛系的母親和校長。我經常告訴家長沒有哪一所大學你的孩子是一定要上的。

 

謀事在人的時候,我們全力以赴;成事在天的時候,也需要接受無論什么樣的升學結果。

 

其實一個人一輩子練就的就是一個心態,做任何事情,心態越好,結果就越好。焦慮的父母,是難以培養出優秀的孩子。


「 寫在后面的話 」

 

過去采訪了那么多北上廣深的名校長,雷校長可以說是最敢說大實話的一位。

 

比如提到“要不要雞娃”,她說天賦不是吃激素,激素吃了有用,但這玩意不能一直吃的?,F在我們好多所謂的學霸都是“虛胖”,現在的小孩培訓班上得越多,靈氣越少;

 

教育最不能改變的可能就是孩子的成績,但可以讓孩子樹立正確的三觀。

 

你家孩子班里排什么名次,未來上什么大學,可能在出生的這一刻就定了。換句話說,如果你想要靠“雞娃”,“雞”進清華北大,復旦交大,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現在最寶貴的是淡定的父母和堅強的孩子

 

比如我們擔心的“孩子去國外讀高中、大學,回國會不會不適應”,她說能否適應是孩子的事情,中西方文化都有人不適應。只要你內心有中國文化的根,認同中國文化,就肯定能回來適應,不認同就在國外待著,也不用回來了。

 

如果把人生的距離稍微拉長一點看,無論是什么大學畢業,年輕的時候多走運或多倒霉,終其一生只能活成她/他自己。

 

我們要輕松松松上名校,不然就不要上。

 

關于教育公平,教育的公平不是讓所有孩子接受同樣的教育,教育公平應該是提供多樣化的選擇,讓每一個孩子都有機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教育模式。

 

而提到國際教育的未來發展,她更是直言不諱:如果中國教育真的改革得好,是不需要留學的,我們這個行業也可以關門大吉了。

 

最后,雷校長語重心長地說:其實,教育的終極目標是希望每一個孩子都有讓自己終生幸福的能力。

 

做父母的如果能真心接受自己孩子的平凡,甚至接受自己孩子就是一個“學渣”的現實,那教育的過程反而可以走的比較愉快和輕松,結果也會更好。

 

教育其實沒有那么大的功效,難以徹底改變一個人,但可以通過教育,讓每一個孩子發現并成為一個最好的Ta自己,從而度過一個屬于自己的美好人生。


搜索

按關鍵字搜索

發布時間介于